檔案編號:S0011 檔案類別:

 

罪 犯 (犯 罪 嫌 疑 人?) 個 人 信 息

綽號

“約克郡開膛手”

(“The Yorkshire Ripper”)

姓名

皮特·威廉·撒特克裡夫

Peter William Sutcliffe)

殺人數(人)

13+

出生情況

及國籍

19466月2日出生於英國約克郡(Yorkshire)賓利(Bingley),國籍為英國。

家庭成員

父母、三個姐妹、一個兄弟、妻子。

侵害目標類型

主要是妓女(有兩個例外)。

作案地區

英國約克郡(Yorkshire)及北部地區 。

逮捕情況

19811月2日被捕。

裁判情況

被判處有期徒刑30年並關押於帕克赫斯特(Parkhurst)監獄。

死亡情況

經移送後被強制關押在布洛德摩爾(Broadmoor)精神病醫院。現已死亡。

犯 罪 誘 因 及 動 機

1

精神分裂患者,認為殺死妓女(主要是在街頭招客的妓女)是上帝對他的指示;

2

母親的不忠使撒特克裡夫自年幼起心靈上便對行為不檢點的女性產生了某種“罪惡的不認同感”。

作 案 手 段

撒特克裡夫通常喜歡尋找街頭的流鶯(或者是他認為是妓女的女性)作為侵害目標,他會偽裝成嫖客“光顧”她們並將她們引到僻靜之處殺害。撒特克裡夫使用圓頭鐵錘、螺絲刀等工具作案,他往往用鐵錘重擊被害人頭部後再將其刺死或者扼殺,隨後對屍體進行破壞。

犯 罪 經 歷

1974年,撒特克裡夫襲擊了他的第一個目標----安娜·羅格爾斯基(Anna Rogulskyj),但是羅格爾斯基的及時逃脫使他未能圓滿完成首次殺戮。1975年10月30日,撒特克裡夫開始了他真正的“殺人之旅”;他慣用的手法是與站街的妓女搭訕,假意與她們做“生意”,談好價格後將她們帶到隱蔽處殺害、虐屍。直至1981年1月被捕,撒特克裡夫在六年間游蕩於約克郡及英國北部,先後造成了13人死亡,7人重傷。

以下是撒特克裡夫作案(謀殺)的時間、地點以及被害人的基本情況:

197510月30日,利茲(Leeds), 魏瑪·麥克凱恩(Wilma McCann), 28歲;

19761月2日,利茲(Leeds), 艾米麗·傑克遜(Emily Jackson), 42歲;

19772月5日,利茲(Leeds), 艾琳·理查德森(Irene Richardson), 28歲;

19774月23日,布拉德福德(Bradford),派翠西亞·阿特金森 (Patricia Atkinson), 32歲;

19776月26日,利茲(Leeds), 珍妮·麥克當納德(Jayne MacDonald), 16歲;

197710月1日,曼徹斯特(Manchester),簡·喬丹(Jean Jordan), 20歲;

19781月21日,布拉德福德(Bradford), 依沃妮·皮爾森(Yvonne Pearson), 21歲;

19781月31日,哈德斯菲爾德(Huddersfield),海倫·芮特卡( Helen Rytka), 18歲;

19785月16日,曼徹斯特(Manchester),維拉·米爾沃德(Vera Millward), 40歲;

19794月4日,哈裡法克斯(Halifax),約瑟芬·懷塔克(Josephine Whitaker), 19歲;

19799月2日,布拉德福德(Bradford),巴巴拉·裡奇(Barbara Leach), 20歲;

19808月20日,利茲(Leeds), 瑪格麗特·沃爾斯(Marguerite Walls), 47歲;

198011月17日,利茲(Leeds),傑昆蘭·希爾(Jacqueline Hill), 20歲。

其 他 相 關 情 況

撒特克裡夫是自 “開膛手傑克”之後,給英國婦女(不僅僅是妓女)帶來極度恐懼的連環殺手。雖然他也許只殺了13個人,但是其殺人方式、侵害目標類型,尤其是其對屍體的破壞手段與“開膛手傑克”均十分近似。對於讀者來說,這也許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是在英國這一現代意義上連環殺手概念的發源地,撒特克裡夫當時的所作所為使人們深信他一定就是“開膛手傑克”的轉世之軀。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撒特克裡夫在1975年至1981年這六年間使約克郡地區的人們完全生活在恐懼與不安之中。

撒特克裡夫出生於一個普通的英國家庭。他幼時是一個總躲在母親身後的害羞男孩,從不喜歡參與任何“粗魯的游戲”,而他的父親則希望他能夠更多的和小伙伴們一起游戲,並且長大後能夠成為一個男子漢。事實上,撒特克裡夫長大成人後仍舊保留了他幼年時的內向性格,由於學習成績比較差,他畢業後只能暫時在停屍間找到一份工作,但最後還是由於經常遲到而被辭退。盡管時間不長,停屍間的工作經歷對他日後的嗜殺行為卻帶來了相當深遠的影響----正是在工作期間,他開始對分割屍體“很有興趣”,並或多或少養成了奸屍的“癖好”。撒特克裡夫自幼便對母親十分依賴,但是當他發現母親有外遇後,他所依賴的“精神支柱”倒塌了,他開始認為女人是不可靠的,她們的存在“使空氣變得污濁”。正是遵循這種理念(亦或是這種精神分裂傾向),撒特克裡夫認為殺死妓女是受“上帝的指引”,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後來警方通過對他的訊問才發現撒特克裡夫殺害妓女的起因其實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件----他在布拉德福德臭名昭著的紅燈區曼寧翰姆路(Manningham Lane)招妓時被妓女偷竊了財物。

至於為什麼撒特克裡夫自第一次行凶直至被捕居然長達十余年,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作案的地域比較廣闊;在同一個地點居住的時間很短;經常變換作案地點;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也是他屢次被警方排除嫌疑的重要原因----他經常授意他的家屬,主要是他的妻子索尼婭·祖瑪(Sonia Szurma)為他作出不在場的證明。撒特克裡夫稱自己過著“正常的生活”,而他“單純的”妻子,只是不明就裡地成為了他的“幫凶”(這使得諸多學者懷疑撒特克裡夫是否真的患有精神病,而他的妻子對他的所作所為是否真的完全不知情);除此之外,警方收到了一些自稱是“約克郡開膛手”寄來的信件及錄音----這一看似重要的線索在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之後被官方認定是一個惡作劇,在整個偵察過程中,警方時刻在受到這些問題的影響,並時常偏離正確的調查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撒特克裡夫雖然一直以妓女作為侵害目標,但是偶爾也會“走眼”將良家婦女劃歸“獵物”,珍妮·麥克當納德和約瑟芬·懷塔克就是由於衣著過於惹眼而慘遭不幸。撒特克裡夫的這兩次 “走眼”卻使得整個英國北部的女性在天黑後不敢單獨出門。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撒特克裡夫在此期間一再告誡他的姐妹晚上不要單獨出門;這不知是他成心與他的姐妹們開玩笑,還是沒有意識到他自己殺錯了對象(或者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種恐慌正是由於自己的謀殺行為造成的);不過在大多數人看來,也許他只是對自己身邊的女性親屬尚存一絲關切之情。

19811月,當撒特克裡夫又要對一名妓女要下手時,警方當場逮捕了他。在訊問期間撒特克裡夫的陳述自相矛盾,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圍繞他展開周密的調查後,撒特克裡夫不得不供述了自己殺人的事實。他在一次行凶後將一張限額發行的五元紙幣習慣性的塞到被害人手中,未想到這竟成為了日後對他定案的重要證據。

在被羈押期間,撒特克裡夫提出自己死後的墓碑上要這樣書寫:“躺在這裡的男人是個天才,如果繚繞在他身邊那激情澎湃的能量得以釋放,天地將為之顫抖。(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許還是讓他睡去更好?”----不難看出,他對自己的認識依舊充滿了妄想與偏執;經法院審理裁判,撒特克裡夫未能如願“睡去”,他被判三十年監禁。在服刑期間,撒特克裡夫由於自己的罪行而不斷遭到了其他犯人的侵害,法官最後不得不將其轉到布洛德摩爾精神病醫院關押,“約克郡開膛手”在那裡走向了他生命的終點。

特別追蹤記錄:“約克郡開膛手”----另一側的真相

隨著撒特克裡夫在布洛德摩爾精神病醫院的死亡,關於“約克郡開膛手”真實身份的討論又在北英倫展開了----也許是從未停止過;而之所以這一事件被人們再度關注,並且爭論愈演愈烈的原因是:自1981年撒特克裡夫被捕後,被類似手段殺害的女性屍體仍舊一再暴露在深街陋巷中。“約克郡開膛手”真的歸案了嗎?

“約克郡開膛手”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一個被稱為“約克郡開膛手”的連環殺手在英國約克郡及英國北部地區頻頻作案,共造成十三人死亡,七人重傷。被害者大多為街頭妓女,也有從事社會底層工作的貧窮女性。凶手作案手法異常殘忍,被害人的屍體被破壞得極其嚴重----這使人們聯想到了連環殺手的代表----“開膛手傑克”,而“約克郡開膛手”的名號亦由此而來。

由於案件遲遲不能偵破,被害人的人數在不斷增加;各大媒體均對“約克郡開膛手”作出大量報道,警方也傾巢出動進行調查,甚至向民眾發布通告要求民眾協助抓捕凶手歸案。而這個狡猾的凶手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依舊我行我素,並向警方寄去信件以及錄音帶,承認犯罪行為還“預約”謀殺——指定將來的犯罪地點。一時間整個英國的民眾(尤其是女性)陷入了深切的恐慌之中,警方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1981年1月2日,警方逮捕了皮特·威廉·撒特克裡夫,在訊問過程中,他承認自己就是“約克郡開膛手”,警方如獲至寶,宣布這一系列驚天血案得以告破。

疑點重重

經警方調查,撒特克裡夫確實應對數起謀殺負責,但是對於他是否就是“約克郡開膛手”卻一直存在爭議。其實撒特克裡夫早已是警方的懷疑對象,在其被捕之前警方已經對他進行了至少十二次詢問,但均由於種種原因使其又被排除了嫌疑。

爭議的焦點在於通過警方從被害人屍體上提取的精液及血型與撒特克裡夫不符,“約克郡開膛手”的血型是B型,而撒特克裡夫的血型是O型;除此以外,“約克郡開膛手” 與撒特克裡夫的齒痕經比對差異也是十分明顯的。

從一些“知情人”透露的信息中也可以看到案件的蹊蹺之處:

布拉德福德警署(Bradford C.I.D.)“約克郡開膛手” 案件的主要負責人拉皮士(Lapish)警官在1978年說:“我們必須面對的一種非常大的可能性是,這個案件裡有可能存在第二名襲擊者”。

《周日時代》(Sunday Times)在1980刊登文章陳述為:“警方向我們透露,‘開膛手’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西約克郡警署(West Yorkshire Police Authority)副主管沃倫( R.J.P. Warren)警官在1989年說:“高級警務人員都知道,兩個(犯罪嫌疑)人涉嫌這一系列謀殺”。

《世紀性殺手》《A Century of Sex Killers》的作者布賴恩·馬瑞納(Brian Marriner)認為:“我現在認為撒特克裡夫並不是象他所承認的那樣殺了所有的(被害)人”。

撒特克裡夫在被羈押期間對來探視他的家人說:“我現在告訴你,那些人並不是全都是我殺的,我只殺了其中六、七個”。

撒特克裡夫最終被定罪主要是參照了其自己對罪行的供述,這種供述很大程度上是依賴法庭上檢控方協助生還被害人對“約克郡開膛手”的侵害行為的回憶來進行交互印證的,這一切就是為了使公眾認為“約克郡開膛手”就是警方逮捕的這個男人。裁判庭最後緊緊抓住了4起有確鑿證據的謀殺,在完全無視辯方辯護意見、辯護證據的情況下對撒特克裡夫定罪並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十年。這種以犯罪嫌疑人供述作為主要結案依據的方式在法理上存在明顯的值得商榷之處,如此重大的連環謀殺案件的調查也絕不應該建立在“重口供輕物證”的基礎之上;今天看來,對撒特克裡夫的審判是存在諸多漏洞的。

在行為證據學不斷進步的21世紀,許多犯罪心理剖繪專家在對“約克郡開膛手”案件進行了分析研究並作出相應的犯罪嫌疑人剖繪都認定:官方確認的“約克郡開膛手”連環殺人案件並非一人所為。

家庭誘因

為什麼英國當局對“約克郡開膛手”如此草率結案?普遍觀點認為一是司法行政機構很難繼續承受來自社會媒體的壓力,二是急需挽回警方在公眾心中已經幾乎觸底的公信度,三是為了平息人們恐慌的情緒;於是撒特克裡夫成了“有罪的替罪羊”。

作為對“約克郡開膛手”連環殺人案件抱有異議的人提出了自己的理論觀點----撒特克裡夫的殺人誘因是為發洩對自己妻子的不滿。

《某人之夫,某人之子》(《Somebody's husband, somebody's son.》)一書的作者高頓·伯恩(Gordon Burn)在對撒特克裡夫的家庭成員、鄰居、好友進行了長達兩年的調查采訪並對案件進行了縝密的調查研究後提出了上述觀點。伯恩認為,盡管撒特克裡夫的妻子索尼婭·祖瑪(Sonia Szurma)總是對外人試圖傳達一種信息就是她是一個對於自己丈夫的罪惡本性完全不了解的無辜家庭主婦,但事實上顯然不盡如此。

撒特克裡夫第一次帶祖瑪回家並不是什麼愉快的經歷:盡管知道這就是自己未來的兒媳,面對准備考取教師資格的祖瑪,撒特克裡夫的父親第一印象卻是:“這種人怎麼能成為教師呢?”“她坐在那裡什麼話都不說,只是吮著手指”。----很難想象在本應有重大意義的第一次見面的整個過程中,祖瑪與撒特克裡夫的父親居然沒有任何交流。撒特克裡夫的姐姐莫琳(Maureen)和哥哥麥克(Mick)也都不喜歡祖瑪,祖瑪對撒特克裡夫的家庭成員都相當“不友善”,包括撒特克裡夫的侄子和母親。大家一開始以為她是害羞,後來才逐漸發現祖瑪每天繃著臉什麼都不說其實是一種傲慢的表現。在鄰居們的眼中,撒特克裡夫是一個溫和的男人,而且非常喜歡孩子;但他的妻子卻是一個不好相處的人,祖瑪總是顯得很憂慮,心事重重。客人來訪時,她常常會把撒特克裡夫叫到廚房,而後就會傳來她埋怨甚至是責備撒特克裡夫聲音。在婚後生活中,她就是家庭的主宰,即使是撒特克裡夫朋友們邀請他去酒吧喝酒,她也會禁止;而且她有著“幾乎令人無法忍受”的潔癖以及“讓人不敢恭維”的廚藝。不客氣一點說,從各個方面而言,祖瑪都算不上是一個合格的妻子。

由於祖瑪在某一天的夜裡穿著睡衣在街上游蕩而被送到貝克斯利醫院(Bexley Hospital),經查她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祖瑪被移送到布拉德福德的萊恩菲爾德山精神病醫院(Linfield Mount Psychiatric Hospital in Bradford),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她出院了。出院以後的祖瑪精神狀態已經非常不好了,病情也經常反復,這讓撒特克裡夫感到十分苦惱。伯恩認為,祖瑪自1972年開始精神就不正常,也就是說在結婚之前她就患有精神病。

祖瑪很可能就是造成了撒特克裡夫對女性的心懷仇恨的人。他對撒特克裡夫的控制以及她自身患有的精神疾病造成了撒特克裡夫精神上的極度壓抑與焦躁;祖瑪不喜歡孩子,她認為孩子是貧窮的根源,由於擔心受孕,她在與丈夫的性生活上非常小心謹慎,而且經常推脫或敷衍了事,這使撒特克裡夫在生理上的需求也無法得到正常的滿足----他最終開始尋求“其它排解途徑”了。

一名偵探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認為,當撒特克裡夫襲擊二十名被害者的時候,在他的腦海裡其實是殺死了他的妻子二十次。”

伯恩認為:監獄是撒特克裡夫給自己的“禮物”,在那裡他享有“奢侈”的生活條件----可以獲得自由。雖然這種自由也是非常有限的,但是較之他以前的生活而言,他還是感到無比快樂。

如上所述,1974年結婚,1974年開始襲擊女性,這也許不是單純的巧合吧。如果伯恩的觀點確實是撒特克裡夫真正的犯罪誘因的話,那麼恐怕“約克郡開膛手”制造的十數起謀殺就不能全都算在他的頭上了。

另一側的“真相”

真正的“約克郡開膛手”到底是誰?或者說,另一個“約克郡開膛手”到底是誰呢?尼奧·奧加拉(Noel O'Gara)提出了一個名字----比利·特雷西(Billy Tracey)。奧加拉認為,特雷西才是真正的“約克郡開膛手”。

尼奧·奧加拉,愛爾蘭人,1944年出生,注冊會計師。1969年奧加拉在倫敦開辦了一家會計公司,並在經過努力之後成為了一名成功的商人。奧加拉於1979年開始調查“約克郡開膛手”案件,並建立了相關的專題網站。特雷西與奧加拉於1978年相識,由於特雷西精通古董及家具方面的知識,奧加拉聘用了他。奧加拉對於特雷西的描述是:他是一個能干的人,衣著光鮮,雖然沒有上過學,但是生活經驗豐富,性格風趣,是一個全方面的人才;他有妻子,熱愛家庭,非常喜歡養狗。奧加拉一度非常欣賞並信任特雷西,並且把自己的許多生意交給他打理。但是隨著了解的深入奧加拉發現特雷西有著不為人所知的陰暗面:他吸毒、酗酒,並且每逢出差每到一處都要光臨煙花柳巷,對妓女也總有一些莫明其妙的暴力傾向。通過與特雷西私下的閒談(奧加拉對談話內容做了錄音,內容還涉及特雷西是如何對妓女施暴的以及如何與神職人員發生性行為,還有他少年時期曾經入獄並因此痛恨警察,他後來甚至敲詐過一名警察等等),奧加拉隱約感覺到特雷西是一個有犯罪前科的人(他認為特雷西在蘇格蘭場應該留有犯罪記錄,但是該情況未經核實)。奧加拉發現特雷西開始逐漸有意識地通過一些語言和行為來控制他與他的家庭,這使他開始感到恐懼並慢慢地疏遠了特雷西;不過即便如此,作為工作上的伙伴,奧加拉對這個貌似憨厚的壯漢還是抱有相當程度的信任。1979年,奧加拉給特雷西一筆錢讓他為自己在英國開設一家古董家具店,但是,特雷西卻拿著錢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奧加拉蒙受了經濟上的巨大損失,更讓他傷心的是,特雷西辜負了他的信任----也正是從1979年奧加拉開始關注“約克郡開膛手”案件。

犯罪心理剖繪專家對“約克郡開膛手”作出的犯罪嫌疑人剖繪(各個剖繪專家對“約克郡開膛手”做出了多種不同的剖繪,這只是其中一種)是:“罪犯(犯罪嫌疑人)將侵害目標鎖定為妓女,其行為狡猾,為人邪惡,對警察抱有相當程度的仇恨,可能患有精神上的疾病,喜歡狗,但是有正常的家庭和生活……”。通過上述剖繪與對特雷西的了解進行比對,以及特雷西突然失蹤的時間,奧加拉認為特雷西符合剖繪專家對“約克郡開膛手”的描述。

奧加拉雖然對“約克郡開膛手” 的案件做了大量的材料收集和分析,但是他能夠證明特雷西就是“約克郡開膛手“的證據卻十分有限。而且由於被自己信任的雇員所欺騙,奧加拉對於特雷西的指控多少有些公報私仇的嫌疑。奧加拉收集的資料表明,撒特克裡夫在他供認的全部案件中,有多起謀殺都存在其不在場的證明,況且最重要的定案證據----撒特克裡夫血型與齒痕同“約克郡開膛手”是不一致的。在1981年之後,英倫北部又發生了多起謀殺案件,從被害人的類型、被害地點、凶手的作案特點以及被害人屍體的破壞情況來看,與“約克郡開膛手”均十分近似;而他認為這也正是特雷西一直逍遙法外之後的“傑作”。對於官方認定的由“約克郡開膛手”制造的謀殺,除了有確鑿證據證實是撒特克裡夫所為的幾起外,其他案件的作案時間往往都是特雷西“恰巧”不在或外出出差的時間,奧加拉對上述線索進行了有機的結合,大大增加了他這一觀點的說服力,奧加拉提出另一名“約克郡開膛手”就是比利·特雷西也是目前得到了最為廣泛認同的民間觀點。

撒特克裡夫已經死亡,特雷西自1979年起也“人間蒸發”一般地消失了;從約克郡警局的結案報告上來看,撒特克裡夫確鑿無疑地是至少4起謀殺案的制造者,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講,對他的裁判都是公正的;但是是否真的存在另一名連環殺手呢?他就是特雷西麼?在官方結論的另一側,人們對真相的探究仍然沒有結束。

 

 

 

 

 

档案编号:S0011 皮特·威廉·撒特克里夫(Peter William Sutcliffe):

档案图片出处---- http://www.crimelibrary.com/

11-178911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869707178798082848688----http://www.yorkshireripper.co.uk/

11-256----http://www.artezia.net/sk/sutcliffe/sutcliffe.htm

11-3412----http://www.crimelibrary.com

11-10727374---http://www.bbc.co.uk/

11-667787----http://www.execulink.com/

11-6776 ----http://members.fortunecity.com/hiper22/

11-75 ----http://www.serienkiller.net/www.tueursenserie.org

11-81----http://www.affaires-criminelles.com/

11-8385----http://www.amazon.com/www.tueursenserie.org

档案编号:S0011 皮特·威廉·撒特克里夫(Peter William Sutcliffe):

档案图片出处---- http://www.crimelibrary.com/

11-178911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869707178798082848688----http://www.yorkshireripper.co.uk/

11-256----http://www.artezia.net/sk/sutcliffe/sutcliffe.htm

11-3412----http://www.crimelibrary.com

11-10727374---http://www.bbc.co.uk/

11-667787----http://www.execulink.com/

11-6776 ----http://members.fortunecity.com/hiper22/

11-75 ----http://www.serienkiller.net/www.tueursenserie.org

11-81----http://www.affaires-criminelles.com/

11-8385----http://www.amazon.com/www.tueursenserie.org

轉載自http://www.fingerprint-css.com/fingerprint/zhenshidangan/new_page_10.htm

Posted by Popp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